德州ante

德州ante

此方解散中焦之火,更能舒肝以平木,木气既平,而火热自减。 然而心中无液取给于肾水以养心。

况三邪搏结,安能自舒乎。 今四处尽病,乃肾火之大炽耳。

况人参、白术原能入肾,而白术尤利腰脐,一身之气无不利矣。 一身能运者,全藉气以行之。

心包之火旺,由于心君之气衰,补其心而心包不敢夺心之权,何敢喜笑自若,僭我君王哉。石膏汤以泻胃火,用之足矣,何加入葛根、青蒿也?

 治法不可以伤寒法治之,当舍时从症,仍治其暑气而各症自消。寒热时止时发,一日四、五次以为常,热来时躁不可当,寒来时颤不能已,人以为寒邪在阴阳之间也,谁知是火热在心肾之内乎。

然而仅治其胃与肺,恐止散其在内之热,而不能散其在外之热也。 盖肾中之火,又挟心包相火并起而上冲耳。

Leave a Reply